【Rin’s】innocence——誰負相知

輕撥弦鳴,道是無心,卻聞幾縷冷香,而銀鈴搖懸,驚得浮雲散,嘯聲既起,便知清麗。

定是做得閒雲野鶴一隻,薄霧攏處靜看青松長蘿掛掛,紛雜由他,自宜瀟灑,懶臥中,求一捧釀酒春花,泡一壺秋水煎茶,期間悠賞夏荷繪彩如畫,以至隆冬,梅香引來積雪壓,猶勝霜華。

不束發,披衣露紗,一枕葫蘆架,天下負我,我負天下。

题目 : 品味音乐
博客分类 : 音乐天地

【Rin's相关】《花吹雪》——落英一瞬

一開始的弦鳴,細條慢捻,必是雪花一片,落在早春的寒櫻上,是了,還有黑色琉璃的天空做了幕景,半殘的彎月,照著雪花濕潤地融化在深紅的花瓣上,然後也許是風一陣,柔軟花瓣承不住重量,那滴雪水就多情薄意地慢慢地,慢慢地,順著滑下來。

啪嗒。

沒有耳朵是察覺到這個聲音的,但是所有的雪花都聽到了,像是受到召喚地落下來。
弦上指尖輕攏拂抹,極其微妙地模仿著仿佛沒有重量的白色塵埃飄舞的樣子。
落下來。
落下來。

結果迎寒而緋的櫻花也受到召喚,就在一刹那散了,於是十指信手并彈,猶如美丽迁徙,落英缤纷,純白和鮮紅夾在透明的黑暗空間中,華麗上演,無人觀看。
一定是山野中開著的櫻,一定是遙遙應對著某條靜河的櫻,才能不惋歎,不留戀,和冰冷一起綻放。
才能如人生的花。
這樣的花,帶有堅韌和決斷。
曲終時的清嘯之聲,曲終時的裂帛之聲,乾淨利落的收勢,毫無留戀。

某位日本詩人詠:我愿春之际,死于花之下,于释迦涅槃望月日。
落樱之美,诱人對死亡產生嚮往。

而《花镜》又曰:唯美而柔者,其风姿为“幽玄”。“哀”起于“幽玄”,“幽玄”的审美征候,乃是以花为底蕴的生命的乡愁。

回到本質。

萬物知曉此理,所以才有著落櫻一瞬。

一瞬,一瞬疊一瞬,便是一生。

题目 : 品味音乐
博客分类 : 音乐天地

自我介绍

団子花猫

Author:団子花猫
喜歡甜的東西~~無論是食物還是人~~甜甜的最好了~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

链接